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三宝大闹西给家的四次广播完整翻译版,从最初大包的爆料,到西给树洞,再到苔狗西啊哈哈哈地毫不悔改(面面在一旁教育:你这孩子太过分啦啊哈哈哈哈)最后是西给上他相方广播宣布我不会再叫你们来玩了。虽然对不起西给,但是真的不再多来几发吗亲?

マスヒツ11.08.26 増田貴久

之前SHIGE,小山,手越和我决定4个人一起出去吃一顿,MA,大家也各自都有工作,所以到了很晚才碰头,聊了很多事,很愉快地过了一段时间,结果人家店要关门了,于是变成“一起去SHIGE家吧”。SHIGE一副“诶?你们要来吗?”的样子,最后大家一起打车去了。
先冲进卧室,然后SHIGE开始抱怨“去别人家里不能随便进卧室啦”,之后嘛,我们在SHIGE家闹腾得估计他绝对不会希望我们再去第二次了。真是太愉快了。中途累了睡一觉,起来看个电视,还聊了很多话题。私底下这样在一起还是第一次……啊不是第一次,但感觉已经很久没有4个人这样聚在一起了,太开心了。
不过呢,虽然SHIGE嘴上说你们不要再来了,但我觉得他内心还是很幸福的,啊哈哈哈。
只要小山和手越有时间,不管多晚我们都会去你家按门铃的。
SORASHIGE BOOK 11.09.11 加藤成亮

听众来信:MASSU在广播上说,KOYASHIGE以及TEGOMASU吃完饭之后去了SHIGE家,还说SHIGE虽然嘴上说着不要再来了但内心是很高兴的,还说了心胸宽广的SHIGE就算去你家突袭你也不会在意的。

虽然本人心胸宽广,但我真心希望那帮家伙别再来第二次了。你们不知道我有多苦逼啊,啊哈哈哈哈。这帮家伙真是一点道心都没有……门把之间到底有多无墙啊。换成是我去手越家或者其他人家里,我肯定不会这样子的,虽然我和手越同龄。真是的,没想到连小山都闹得那么欢……
我也算是干事,所以之前也一直说走魂组一起出去喝一杯吧,但一直没有成行。之前很忙,但拍摄结束了就能抽出时间了,于是深更半夜给大家发邮件,等大家到齐的时候也已经很晚了。就这样懒懒散散地一直聊到早上,结果大家还有一大堆想说的话没说完。毕竟这次是我组织的,也是在我认识的店里,于是我祸从口出“要不要来我家啊?”
“去的去的!”
于是他们就来了。
首先就冲进了我的卧室哟。人家的卧室怎么可以随便进啊!冰箱和卧室,开这两扇门之前要经过无数道手续得到主人的许可才可以吧。于是我把他们从卧室了出去。
于是他们又去翻冰箱了。舞台剧结束的时候收到了几瓶高档货,香槟啥的,准备留着特殊时刻才开的,就听到砰砰砰砰的声音。诶?刚才那是什么声音啊?太杯具了。
最后大家说着肚子饿了,跑到便利店去买了面包,然后就睡了。我第二天还得去健身房的,所以我先睡了,起来一看,他们都在睡觉……这也就算了。等我从健身房回来想着他们总该走了吧,结果一开门,竟然全在。在我去健身房的时候,我家玄关那里还多了块奶油面包,就跟个拖鞋似的。你们懂的,就好像你把一只拖鞋甩出去之后一样。他喵的。
老多东西都被弄坏了,还有东西溅了出来,脏的来是。
到了下午5点我实在受不了了就跟他们说你们好回去了!虽然玩得很开心但别让我讨厌你们。真是的,好歹帮我洗个碗也行啊。
我的吊灯上有贴着记事贴,当然不是那种真的记事贴,全都是在漂亮的纸上写名言的。所以有不少白纸也有一些已经写过的。他们大概觉得在上面涂个鸦也没什么……当然我想说这是不行的……退一万步你就算要涂鸦也给我涂在白纸上,这样我还可以换掉对吧。于是我和他们说,不准画哦,就去上了个厕所。等我回来一看,发现我那张写着名言的纸上签了个名「テゴ」。竟然让最没有艺术细胞的手越桑执笔……肯定是小山桑把笔给他的。虽然那个「テゴ」写得还算漂亮,但那两个字给我造成的冲击太强烈了,现在都能鲜明地浮现在我的脑海中。
真的太讨厌了太讨厌了。男人神马的最讨厌了。
本来还想这话题大家都不说我也就不想说了,结果大家都在BLABLA地说,一点都没有恶意的样子。
我说你们真的给我差不多一点!
算了算了,反正我就是这么背。

KちゃんNEWS 11.09.12 小山慶一郎 手越祐也

插花:苔狗西乃不是在啊哈哈哈哈就是复读机状态啊

听众来信:有在朋友家住过吗?
庆:这话题太及时了,其实之前我们刚在SHIGE家住了一晚。
手:住了一晚,啊哈哈哈。
庆:手越,MASSU和我在SHIGE家住了一晚,真是太惨烈了。
手:太惨烈了。
庆:首先我觉得最爆笑的是,SHIGE家有个平衡球,然后手越就说我们来PK吧(笑)不行的啦。
手:是我说的。
庆:不可以在别人家里把平衡球踢来踢去的啦,啊哈哈哈。于是SHIGE紧把平衡球给没收了。
手:没收掉了。
庆:SHIGE家还放着个哑铃,于是田桑就开始粉认真地锻炼起肌肉来了。
手:锻炼起肌肉来了。
庆:之后手越桑吃起了面包。
手:啊哈哈哈哈哈。
庆:还边吃边散步。
手:边吃边散了个步。
庆:还把吃剩的面包扔在玄关了。
手:啊哈哈哈哈哈。
庆:早上SHIGE就火了“喂!谁把面包扔在玄关的啊”。
手:啊哈哈哈哈哈哈。
庆:于是手越就说“啊?是我啊”太过分了。
手:太过分了。
庆:还把冰箱里的饮料全喝光了。
手:差不多都喝光了。
庆:太过分了,还把饮料洒在了地毯上,啊哈哈哈。
手:啊哈哈哈哈,我也是一个人住的,所以我很理解SHIGE的心情啊,这样子超讨厌的。
庆:能在那么短时间内做那么多破坏的人很少的哟。
手:SHIGE还有个吊灯,钟也象照明一样很漂亮,上面扎着不少钢丝,下面贴着写着名言的白纸。
庆:恩,很时髦的吊灯,上面贴着很多纸。
手:我就记得我在上面写了句「You can do it!」啊哈哈哈。
庆:啊哈哈哈哈哈。都说了你不能在上面涂鸦啦。那纸估计现在还吊在SHIGE家呢。
手:恩,我的涂鸦还挂着呢。
庆:结果中途手越桑还消失了,我还想着他跑哪里去了,结果跑到SHIGE的卧室一看,竟然穿着SHIGE的睡衣(笑)SHIGE进来一看都无语了。还乱翻抽屉,弄得一塌糊涂。MASSU还在那里叫着热死了热死了,然后把空调开得老大地睡觉,害得我和手越冷死了。
手:冷死了,毕竟我们是睡在沙发上的。
庆:早上SHIGE还去了健身房,不过我们都在睡觉。
手:恩,都在睡觉。
庆:他让我们快点走,但我们一点都不想回家。
手:呆了很长时间啊。
庆:啊咧?我们什么时候退房的?
手:差不多4点吧。
庆:啊哈哈,本来打算早上回去的,结果一呆就呆到下午了。
手:我想着要回家的时候,SHIGE还露出一副狗狗一样的表情“要走了吗?”真拿他没办法。
庆:SHIGE绝对没露出这种表情。我就在意那个面包啊哈哈哈,那个被扔在玄关的面包。
手:啊哈哈哈,那个到底为什么会在那里呢。
庆:真是玩得太HIGH了。
手:太HIGH了。
庆:还会有下一次的。

KちゃんNEWS 11.09.19 小山慶一郎 加藤成亮

成:我把那件事情称之为恶梦,恶梦!!
庆:恶梦里的那个客厅的吊灯上,还挂着恶梦搬的涂鸦。
成:还写着「テゴ」这两个字,闪闪发光。不过手越还算客气,至少是写在空白的地方,给了我一个犹豫的机会要不要去把它撕掉。如果写在白纸上也就算了,竟然还写在已经设计好的纸上面,你们都是笨蛋!
庆:(爆)还看到了一堆睡衣。
成:你干吗突然把话题转到睡衣上去?
庆:那个时候SHIGE你是换了睡衣再睡的吗?
成:我下面有穿睡裤。
庆:你也不借一套睡衣给我们。
成:你们如果说了我当然会借了,但如果借给你们估计睡衣也要被你们涂个鸦再弄弄破了。
庆:(笑)
成:我还特意用手机拍了照片,之后还回顾了一遍,看看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庆:你还拍了照片?
成:就拍了一张。说起来不是有个橡皮的牌子叫MONO的吗?结果MASSU他……你还记得吗?
庆:不记得了。
成:你竟然不记得了?MASSU竟然用剪刀把那个剪了,把MONO变成了NOMO。
庆:小学生啊(爆)
成:真受不了,还跑过来跟我说,“快看快看,变成NOMO了”。那个家伙,把我的MONO变成NOMO之后就回家了。
庆:(笑)啊,原来田桑也有恶作剧啊【言下之意,本来以为破坏神只有一个】
成:那个家伙做了一堆坏事好伐。还有你们这群家伙在玄关放面包算什么意思啊。
庆:太悲催了,就跟个拖鞋一样。
成:玄关的面包。我要去写一苦情歌了。
庆:反正能让你觉得开心就好(笑)
成:开心你妹啊混蛋!我都说了是恶梦了,你们不准再来第二次了!
庆:才不要,我们还会再去的。
成:还在我家过了一夜,到了下午5点才走。我和你们在一起的时间比和金枪鱼渔船在一起的时间还要长。
庆:(爆)是这样啊。不过手越说不想回家嘛。
成:开什么玩笑啊。
庆:我们没有恶意的。
成:好了好了,没关系了,反正我不会再叫你们来玩了。
庆:(爆)
Secret

TrackBackURL
→http://newseasonewself.blog66.fc2.com/tb.php/791-569a5efa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